歡迎來到短句網,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,經典短句,及各類搞笑、個性唯美短句.歡迎收藏本站!
勵志 | 愛情
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短文學 > 散文隨筆 > 文章內容

關于北京胡同的散文

作者: admin610456 來源: 未知 時間: 2020-01-01 閱讀:
  北京胡同,是靜謐、整潔和諧和安閑的。下面是小編給大家整理的關于北京胡同的散文,希望能幫到大家!

  關于北京胡同的散文:北京的胡同

  這個題目,幾十年前老舍先生寫過。老舍先生是土生土長的老北京,寫寫身邊的事,如數家珍,京腔京味,經典永恒了。我是南方人,去過北京幾回,每回去,逛逛胡同,瞅瞅里面的四合院,體會一下都市中的古典美,也算是一種雅好吧。

  說來也怪,我每次去北京,不是冬天,就是秋天。北方冬的肅殺,秋的蕭索,使我對胡同、四合院的認識不全面,但它們美的永恒就這樣在我腦子里形成了凝固的認識。

  去年的秋天,我在北京呆了八天,遇上難得的風和日麗的天氣。我與大學同學楊旭君、良柏君游逛秋葉遍地、古香古色的硫璃廠后,直接散步到“前門”的四合院群落。一條條窄窄的胡同,相互穿插交織著,隨便從一個口子進去,都市的煩囂和快節奏一下子就撇在了身后,迎面而來的是久違的寧靜與恬淡,腳步自然而然地慢了下來?纯催@些有了年份紅磚青瓦,觸摸一下矮矮的女墻,凝視一會油漆剝離門頁子,頭腦里時不時冒出個念頭:東西,古的就是好!睹物思情,總想知道點胡同里的故事,看看這家啥樣子,想想那家什么光景。老舍先生、矛盾先生、魯迅先生、齊白石先生,梁思成先生。。。。。。我知道的曾經在胡同里居住過的文化巨人,似乎一股腦地閃現在胡同里,身影在錯綜交織的胡同里交相輝映。有含笑招呼吧?有親熱唷呵吧?幾家人在這里不期而遇,有恬淡地寒暄吧?這窄窄的胡同里,串聯著一個個時代的黃鐘大呂,友誼與真愛在這里云蒸霞蔚。

  “故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”。北京的胡同又何嘗不是留給我們今天的人無盡的遐想與懷念呢?干枯的藤蔓纏繞在矮墻頭,在秋風中稀疏搖曳著。緊閉的大門,因為時間的久遠,裂開的門逢中透露院子中曾經的光景。門口殘缺的上馬石,像兀自靜坐在門口的老嫗,已經早淡忘了當年院主人的風光。往事不可回,來者猶可追。我帶了照相機,或坐在門檻上,或騎在上馬石上,或手拈著枯藤,在溫和的秋光里留下了照片。并實在耐不住好奇心的驅使,推開幾家半掩著的門,悄悄進去觀瞻。院子里一般現在還住著幾戶人家,家家門簾低垂,有花布的,有塑料的,有蘆葦席的。院子內,瑟瑟綻放著幾株菊花,花缽、水缸、掃把、瓦片隨意堆放著,一兩株上了年紀的樟樹或其他別的樹,在院內隨姿臨風搖曳,秋葉灑落,滿鋪院子地面。

  院子里是靜悄悄的。門簾遮掩的房內肯定有人,但聽不見人語。北京人性情敦厚、內斂,不善好客,愛靜。雖然幾戶人家共處一院,平時各掃門前雪,相互不張揚,各自安靜生活著。這靜,是北京人內心的寫照,更襯托出時光遠去,賦予北京四合院沉甸甸的文化內涵。

  歐洲中世紀的古堡或其他古老建筑旁經常停著豪華高檔小車,給人以驚艷。我也試著在北京的胡同旁尋找寶馬、奔馳之類的名車。希望居住在四合院的中國人有很多“名腿”,希望物質富裕起來的中國人,精神上也超邁。走了一圈子,失望了。除了一些低檔次的車停在一些胡同里,表明四合院的主人還能跟上時代生活外,并沒有給我帶來某種審美的期望。北京寸土值萬金,或許對北京人來說,能有自己一套房子、一輛代步的車子就很不錯了。譬如,我這兩個同學,在北京工作、定居十幾年,還是房奴,根本沒有買車的能力,上班要打1個多小時的公車。這對一個北京人來說,是物質與精神的雙重壓力。北京,或者說中國的富人們,向往著高樓大廈、原野別墅,四合院在他們的眼里,是落伍、該淘汰的蝸居了,應該成為時代的推土機碾子下的廢墟。

  聽說,當年梁思成先生向北京有關部門帶淚上書,請求城建中不要拆除胡同里的四合院。學術往往抵擋不住政治手腕,文人總是拗不過政客,縱然梁先生為一代建筑宗師,也只有眼睜睜看著一片片四合院在他眼前轟然倒下。歷史很難保留,更多的只能保留在記憶中,然后慢慢淡忘、消失。中國人,要滿足眼前的物質欲望,過上善待歷史,珍惜昨天,從而呵護今天和明天的生活,還需要很多年。也聽說,過慣了香港的高樓大廈的李嘉誠先生,前幾年,放資一千多萬元,在北京買了套破爛的四合院居住。這對愛講究品位、趕潮流的有錢人來說,很有教育、示范意義了。與其說李先生買的是一套房子,不如說投資保護了一管即將凋謝的文化羽毛,并且輕拈著這管羽毛,細細品位它的過去,思考與它有關的生活的未來。到目前為止,中國的文化人難得有錢,有錢人難得有文化。李先生不僅是商人,更是文化人。他既善于掙錢,更善于生活;既善于馳騁今天,更有遠見地規劃明天。

  北京的胡同,留給人太多的思考。

  關于北京胡同的散文:胡同深深

  北京有那么多胡同:一尺大街、二眼井、三不老、四圣廟、五道營、六合胡同、七賢巷、八大人胡同、九道彎胡同、十根旗桿胡同,百順胡同、千竿胡同、萬年胡同……

  胡同兩邊是由灰磚墻和院落門組合成的筒巷,門里面是一座又一座的四合院、三合院、獨院和大雜院。老北京最具代表性的民宅,是坐北朝南、大門開在東南角,被稱為“坎宅巽門”的四合院。老北京四合院的大門,多有講究——在屋宇類中,裝實榻大門、廊式過道、抱框用石鼓門枕和上楹帶四個門簪的,叫“廣亮大門”;門板附在金柱上的,叫“金柱大門”;門檐齊墻、門兩側有木隔板的,叫“蠻子門”;門附在貼墻的抱框上,門簪兩個的,叫“如意門”,是老北京民宅為數最多的門式。在墻垣門類中,有“小門樓”——包括門頂砌立垛,垛之間用瓦連接成“轱轆錢形”的“花墻子門”;有屋頂呈前后坡形、刷成黑灰色的“清水脊”;有門樓形如道士帽子的“道士帽”等。典型的二進四合院,門內迎面的是鑲砌在墻上的跨山影壁,其上多寫“鴻禧”二字。左拐到較窄的前院,其南是倒座房,其北的中軸線上為有兩根下端成蓮蕾且不落地懸柱的垂花門,或木制的綠色屏門,這就是舊時所說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”的二門。進二門就進了大約成正方形的內院,院有北邊的三或五間正房,正房兩邊多帶東、西耳房;院落東、西兩側,是東廂房和西廂房。從正房屋檐下與東、西廂房及垂花門相連的廊,叫“抄手游廊”。門、屋之間形成的空間,是老北京人栽花養魚的庭院。

  20世紀50年代初到70年代初,我家租住在南城一條胡同的三合院里。我記得最清楚的是大門門板上的一副對聯——忠厚傳家久,詩書繼世長。當然不是我自己認的,而是大人告訴我的,意思自然不大懂。我家住的是兩間東房,長大以后我才知道老北京有“有錢不住東南房”的話,那是說南房陽光不進屋、東房炎夏臨西曬?晌覀兗曳壳坝谢帥,因為窗前長著一棵高大的棗樹。房東老太太屋前的臺階上,放著許多盆花,有石榴、夾竹桃、天冬草、云竹、玉簪棒;靠墻的南邊空地上,栽種著喇叭花。夏天,喇叭花張開了紅色、紫色、白色的小喇叭,映著粉色的夾竹桃的花和火紅的石榴花,彌漫起花香的小院就姹紫嫣紅了。掛在窗欞上的蟈蟈籠子里的蟈蟈,不時地叫起來;棗樹的花陰涼下,灰瓦色的大魚缸里,紅龍睛魚和墨龍睛魚優哉游哉地吐著水泡。這時,屋頂的天空上傳來了陣陣鴿群的哨聲。秋天來了,棗樹上掛滿紅紅的和半綠半紅的大棗,引得我天天向上仰望。有時候一陣風吹過,樹上會掉下幾個大紅棗,撿起來一吃,真甜。待到某個星期日,各家各戶都齊全的時候,房東老太太就會叫人拿長竹竿打棗。將滿地滾的大紅棗收集到幾個大臉盆里以后,就分成四份,一家一份。

  學齡前,曾是我最無憂無慮和最自由自在的時候。父親在郊區工作,經常不回家;母親上班的人民機器廠雖然離家不算遠,但也是一去一整天。那時普通百姓的孩子不講進托兒所和幼兒園,似乎附近街道胡同也沒有這種機構。父母一上班,我只能一個人留在家里。這也就給了我整天自由玩耍的機會。院里沒有和我一般大小的孩子,我的小伙伴都在胡同里。那時候胡同里見不到汽車,自行車也是在早晚上下班的時間多一些,差不多整個胡同都是我們的天下。彈球、拍洋畫、扇三角、拽包、跳房子,都是我們常玩的游戲;人多的時候,就玩老鷹抓小雞和捉迷藏。耍猴的或演木偶戲的一到胡同里來,我們就像過節一樣歡快。挑擔、推車賣灌腸的、賣蕓豆餅的、賣棉花糖的或吹糖人的來了,也很吸引我們,只可惜兜里沒有一分錢,就只能在一邊看看了。

  剛開始,父親把我的午飯安排在胡同口外一條小街上的小飯館里,每餐1毛5分錢。我玩累了,或者跑餓了,就到那里去吃飯;如果有小朋友在外邊等著,拿一個饅頭就走。其實不去小飯館我也餓不著,如果我在家,院里的大媽、大嬸就會叫我去吃飯,或者把飯菜給我端過來。無論是窩頭、饅頭、烙餅,還是豆腐白菜、蘿卜土豆,我都吃得噴香。我沒想過自家和人家,逢年過節,或是休假日,院里的各家都是你給我端粽子、我給你拿元宵的;如果哪家做飯的時候沒了醬油醋,到另一家去拿是常有的事情。父親到小飯館去結賬時才發覺我很少去吃飯,后來干脆讓我到鄰居大媽家去入了伙。

  ……

  關于北京胡同的散文:北京胡同

  作者:銘志

  想象中的北京胡同,是靜謐、整潔和諧和安閑的。當我進入胡同區,坐在人力三輪車上,伴隨著清脆的鈴聲,穿梭在齊整的四合院中卻少了這種感覺。

  我的北京胡同之旅是從北京最早的胡同煙袋斜街開始,它全然不是印象中的樣子。除了古舊的凹凸不平且積滿泥水的青石板證明它的歷史,兩邊的房屋則絲毫看不出歲月的滄桑。房屋雖極力想保持古樸的風格,但看起來格外別扭。住家與店鋪混雜著,內衣毫無遮掩地晾在街邊,嗡嗡的蒼蠅肆無忌憚地戲謔著墻腳的垃圾。

  穿過了煙袋斜街進入胡同區,才慢慢地找回了一點感覺。午后的陽光照在胡同里幾棵稀疏的楊樹上,又從葉隙間漏下來,在地上形成斑駁的光影,鳥兒、蟬兒似乎也不忍打破這份寧靜,默默地不做聲。遠離鬧市的胡同,有種清幽,恍如隔世般。沒有地圖,只知道所有的胡同都四通八達,也就不管那么多了,瞎走,難不成哥這方向感堪稱妖孽的人還會迷路?我在胡同里不按方向瞎逛著,也正因如此,才令胡同之旅驚喜不斷,充滿趣味。比如說,拐兩個彎兒,碰到了鐘鼓樓,再走一段,搖曳風騷的柳蔭后竟是恭親王府,也就是大貪官和申家的后花園。還有北京市第十三中學,竟是濤貝勒爺王府。哈!坐在百年的老式建筑里學習現代科學文化知識,大概別有一番趣味。這所學校,將古典與現代完美地結合了起來。七拐八拐,撞到梅蘭芳先生的故居。這是個標準的四合院,是有錢人才住得起的寬敞房子。而今在電視上看到的四合院,也是幾家合住,很少有獨門獨院了。

  徜徉在胡同里,看路兩旁的房子都刷上了青漆,有些地方青漆脫落了,露出了斑駁的墻壁。買一沓胡同明信片,凈是些殘垣斷壁,房頂上長了雜草,門口停輛破自行車;小販擔著擔子,剃頭師傅挑著挑子,磨刀的推著車子,吆喝著走街串巷。秋日的胡同里已經有些涼了,我都不禁添上了一件長袖外衣。冬天呢?寒風從胡同穿過,雪阻住了路,賣炭的吃力地蹬著三輪車艱難地前行……

  是的,北京的胡同正在衰敗。一部凝固的歷史,百年京城的人文縮影,就這樣一點點地被高樓大廈蠶食著。許多人總在呼吁、吶喊:“把胡同留下一些給后代。”這想法固然好,可對那些三代同堂老少一室的小市民和普通老百姓來說,為了保留胡同而讓他們擠在斗室里,未免不公平,F在的胡同,有的真已經殘破不堪,僅有那些刻意保護的文物還比較漂亮,其他的只剩門前模糊的石墩,失去了棱角的棋盤和參天地古樹記錄著胡同昔日的繁華。而這一切,必然會被現代化的東西所替代,因為,事物是不斷發展的。

  在胡同之旅將要結束時,我走進了一家清真小吃店,選了臨街的座位坐下,嗅著炸糕、包子的香氣,透過落地玻璃望著街上。華燈初上,胡同里的各個院落升起了裊裊炊煙,玩耍的孩子被母親喊回家吃飯。我又環顧店內,八仙桌邊的食客正大快朵頤。從人們臉上,我看不出對高樓的向往,也讀不到對胡同的深情留戀,或許在胡同里生活已成為一種歷史的慣性,也或許,他們從心里悄悄期待變化……
上一篇:吳姓溯源當為吳氏之源 下一篇:皇帝與文人

相關閱讀

文章列表

最新消息

歡迎收藏
我們的努力,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,請認準我們的網址。
友情提示: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,請收藏我們網址,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,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。
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 腾讯分分彩不倒翁打法 辽宁快乐12遗漏top 陕西快乐十分一等奖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吉林11选五1000期走势图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学炒股要多久 广西快乐十分每期摇多少个数 时时彩三分彩计划 福彩3d开今天开机号和试机号查询